立足现实,创新服务--我的援外故事
作者:耳鼻喉科孔德杰   来自:院刊  时间:2017-11-28 11:30   文章点击率:
 

 

  我是来自南阳市第二人民医院耳鼻喉科医生孔德杰,是中国援赞比亚第19批医疗队的一员。2017年5月16号,当飞机抵达卢萨卡卡翁达国际机场的那一刻起,我真正开始了为期一年的援外医疗服务历程。

  我工作的医院是利维•姆瓦纳瓦萨大学教学医院。该院以赞比亚第三任总统利维•帕特里克•姆瓦纳瓦萨(英文Levy Patrick Mwanawasa)的名字命名,目前是一所中国援建的省级二级医院。在赞比亚,二级医院一般被称为(general hospital),所辖地区人口为二十到八十万。医院有内科、外科、儿科、妇产科、牙科、心理科及综合服务等科室。这类医院也作为一级医院的转诊中心,同时提供技术支持、培训等服务。2011年医院建院时有床位159张,2017年4月增至256张。医院二期工程正在建设中,建成后床位将增加至800张,升级为大学教学医院,成为集诊疗、科研、教学为一体的医疗中心。

利维姆瓦纳瓦萨大学教学医院

 

  利维•姆瓦纳瓦萨医院耳鼻喉科目前有工作人员3人。2名医生,1位是长期外聘的来自乌兹别克斯坦医生Khamraev,1名是中国医疗队医生(目前是我);1名护士。据了解,赞比亚全国目前有耳鼻喉科医生9位,其中包括中国医疗队的3位耳鼻喉科医生,多数地区医生长期依赖外聘医生维持。

 

护士Mudenda(左一)乌兹别克斯坦医生Khamraev(右一)

 

  医院耳鼻喉科有单独的诊室。根据当地医生的安排,周一至周四我和另一个医生轮班值门诊,周五为手术日。门诊常见疾病为耵聍栓塞、耳道及鼻腔异物、耳前瘘管伴感染、急慢性扁桃体炎、急慢性中耳炎、分泌性中耳炎、鼻息肉、鼻窦炎、瘢痕增生及无名原因咽疼病人;常见手术为扁桃体及腺样体切除、瘢痕组织切除、鼻中隔偏曲矫正、鼻息肉摘除及fess手术。

门诊设备及布局

  诊室最重要的设备要数内窥镜系统、耳鼻喉科综合治疗台及0°鼻内镜和90°喉镜,均为中国制造。鼻内镜器械仅有几把0°筛窦钳;综合治疗台只有吸引器尚能使用。由于技术和设备的匮乏,赞比亚的许多病人虽身处全民免费医疗的环境中,却不得不在病痛中挣扎。

鼻内窥镜设备及器械

  针对赞比亚的医疗现状,我从病人实际需求出发,抓准时机,自制或选择其它的替代工具开展诊疗服务,逐步完成突破、创新,缩短治疗时间,完成了多个医院首例病例,赢得了医院同事、病人的赞誉。

用静脉穿刺针改造后的耵聍钩

  在这里门诊常遇到分泌性中耳炎的病人。在国内,一般先给予鼓膜穿刺同时配合药物治疗,后根据疗效再决定是否行中耳置管术。由于利维•姆瓦纳瓦萨医院条件及技术所限,遇到这种情况,医院让病人转诊到赞比亚大学医院 (UTH,当地最好的医院),但即使UTH也是直接让病人购置耳通风管,长时间等待手术,同时病人还要忍受听力下降的现状。不管从经济、还是效率角度考虑,这都不是病人期待的最好的方法。通过观察,我最终选择静脉的穿刺针用于鼓膜穿刺,帮助病人解除病症。仍清楚记得我遇到的第一位分泌性中耳炎病人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耳闷症状缓解,听力提高。病人不停地说“It’s magic”,并且对我说中国医生为他节省了一大笔开支,虽然有些疼痛,他觉得“Pain is worthy”,脸上洋溢着满满的幸福感。我也成为利维•姆瓦纳瓦萨医院第一例实施鼓膜穿刺术的医生。

用于鼓膜穿刺的静脉穿刺针

  遇到耳道深部异物的病例,国内一般在耳内镜直视下行异物取出,因这里没耳内镜也没有满足深部异物取出的耵聍钩。我在多次留心可用工具后,把静脉穿刺针的针头稍加弯曲,制成钩状,短时间内取出异物,取得了不错的效果;同时把静脉穿刺针用于鼻窦手术的粘膜注射,效果也很好。

用自制工具为病人行耳道深部异物取出

  今年9月,一例“Foley’s管取出儿童食道异物(硬币)又刷新了医院的记录。当时,胸部平片显示孩子胸部靠上位置有一个圆形的物体,值班护士立即建议患者去赞比亚大学医院 (UTH,当地最好的医院)治疗。考虑到吞咽物形状规则,边缘光滑;加上事发时间不长,且当地技术力量和设备有限,若到UTH医生可能会用胃镜或食管镜取出,也只能徒增孩子的痛苦。我尝试用Foley’s管法行食道异物取出术,仅用时2分钟。 “Magic”,“Magic”,“Magic”,“Chinese doctor is great.”整个诊室沸腾了起来。那位母亲喜极而泣,嘴里不停的念叨着“Thank you,doctor”“Thank you,doctor”。

食道异物取出过程及所用工具

  在另一次门诊中,我遇到一位良性位置性阵发性眩晕的病人,病史10年余,站立困难,外出都要别人搀扶,已服用很多药物都没太见效。我当时判断是左侧后半规管的问题,给予Epley法复位。5分钟后,老人症状明显缓解,即能站立走路,喜悦之情溢于言表。护士告诉我在利维•姆瓦纳瓦萨医院我是第一位用手法复位治疗良性位置性阵发性眩晕的医生。

与康复后的病人及家属合影

  门诊治疗的神奇疗效使当地医护人员见证了中国医生的技术与实力,同行的大夫经常向我讨论手术方案、请教如何能改善手术效果。6月初的一次手术使当地医生目睹了中国速度与效果。赞比亚医生开展扁桃体切除手术是通过剥离子剥离后再用双极电凝边电凝边剥离扁桃体被膜,不仅手术耗时长,出血量也较大。我通过用长约8cm电刀刀头替代常规电刀刀头(4cm左右)的办法,实施全麻下双侧扁桃体摘除术,同时解决剥离和止血双重功能,时间仅约10分钟,几乎无出血。手术后当地医生对这种用时少、出血少的创新手术创新很是惊讶,院长听说后希望我能推广该技术,在利维•姆瓦纳瓦萨医院也属于首例。

为当地医生演示改良加长电刀行双侧扁桃体摘除

  在鼻内镜方面我教授当地医生示鼻内镜手术技巧、演示鼻内镜下鼻甲切除、鼻中隔矫正手术、鼻息肉摘除及鼻窦开放以及Caidwell-Luc入路上颌窦根治术,帮助他们提高业务水平,使当地医生受益匪浅。

为当地医生讲解并演示喉镜操作

  授之以渔胜过授之以鱼。作为中国的专家,做好医疗工作的同时,我利用各种机会给所带学生讲解相关知识,演示操作技巧,赢得了学生赞许与尊重。半年来,我门诊接诊病人600余人,义诊人数约500人,开展手术20余例,带教10余人次。

与带教学生合影

  半年的援外医疗工作真正体会到了“不畏艰险、甘于奉献、救死扶伤、大爱无疆”的内涵所在。援外医疗队员们各自的岗位上,克服困难, 创新工作,赢得了当地医院医生的赞许与尊重,为医疗队工作的开展开创了新的局面。路漫漫其修远。今后,我仍会和全体队员一起不忘初心,不辱使命,做好友谊传播的使者,在平凡的岗位上做出自己应有的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