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悟非洲影像人生 -- 我的援外故事
作者:影像科刘金岭   来自:院刊  时间:2017-11-28 11:31   文章点击率:
 

 

我是来自南阳市第二人民医院影像科医生刘金岭。2016年,我有幸参加中国援赞比亚第19批医疗队,代表国家执行伟大而又意义非凡的援外医疗任务,是我人生中光荣的一笔。2017年5月16日。我和27名战友一起踏上南部非洲国家赞比亚的热土,开始为期一年的援外工作。

  在国内时,一提起非洲总是想到原始、野蛮、贫穷、落后。说起非洲的医院,常用词汇无外乎缺医少药、设备差、水平低、病人少。当时真担心自己来这里后会出现工作的“水土不服”。抵达赞比亚后,发现UTH的影像设备跟国内一般市级医院差不多。

 

UTH医院

我所支援的赞比亚大学教学医院(University Teaching Hospital)是一所有着百年历史的医院,是赞比亚唯一的全国三级转诊(中心)医院,也是赞比亚全国最大的医院,下属儿童医院、妇婴医院、眼科医院、肿瘤医院、成人医院5个医院,共有大约2000张床位。UTH影像科作为医院重要的组成部分,主要设备有西门子1.5T 磁共振、16排CT、东芝128排CT、菲利浦C臂、DR、彩超机、若干X光机等,家底也算殷实。影像科只有诊断医师2名(含科主任),助理医师1名,当我和医疗队的另一名影像科医生去科主任处报道上班时,等待我们的是已积压的如小山般的报告。按照医院的安排,我负责处理所有头颅、脊柱的CT和MRI报告。

刚开始工作时,我按照队里的要求“先适应,再工作”,慢慢熟悉工作流程,了解这里的工作特点。我发现这里技师的水平与国内相比确实有很大差距,他们对各种设备的操作还有很多需要改进的地方,对很多部位的扫描没有整体认识,做颈椎、胸椎或腰椎均为扫描全脊柱,腹部疾病却要进行胸腹盆腔联合扫描;工作中也缺乏灵活性与创新。

工作中的我

 

  这里诊断报告的书写差不多实现电子化,但只是用WORD文档保存,而胶片的缺乏使得所有患者的CT、MRI 均使用光盘或DVD存储,与国内成熟的PACS系统相比检索效率相当低下,患者影像资料无法存储,无法实现新旧影像资料的对比。而我们书写诊断报告也只能用软件读取光盘内容,光盘的读写速度相比PACS所用千兆网的速度简直就是龟兔赛跑。因为患者检查的所有影像资料均刻录在光盘上,图像数量众多,打开的速度更是超级慢。

保存病人资料的光盘

 

现实条件的局限大大降低了我们的工作效率,为了不浪费时间,我经常利用等待的时间,搜集整理特殊病例,丰富自己的素材储备。这半年时间里,我见了许多在国内少见或没有见过的病材,有些病例一天甚至能遇到多次,最常见的有小儿先天畸形,包括前脑无裂畸形;不同程度的脑膜脑膨出;脑裂畸形;还有结节性硬化合并室管膜下巨细胞瘤;甚至是在报纸上才能看到的联体婴儿。各种感染也是层出不穷,像神经系统囊虫病 ;弓形虫病;结核瘤;结核性脑膜脑炎、脓肿;脑膜炎等;病毒性脑炎;多发脑脓肿;室管膜炎;AIDS 病 机会性感染 。当然还有各种肿瘤,当地是黑色素瘤高发地区,黑色素瘤脑转移。另外还有一些肿瘤样病变;巨大的表皮样囊肿。丰富的病材为我今后的诊断积累了更多的经验,但看着这些严重的感染和畸形病例,我的心中不免有一种悲凉。人们常比喻说医学影像是在透视人生。

在这里,我目睹了当地人民就医的艰辛,感受到了生命的艰难。但同时我也更加体会到了中国援外医疗队的使命所在,体会到了中国提出的共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重要意义。能够亲身参与并见证了这一伟大的过程,我觉得我是幸运的,更是光荣的。而我能做只有更加努力地工作,为赞比亚人民的健康提供最大的帮助。

连体婴儿影像

随着与当地同事的不断融合,我凭借自己扎实地专业功底,对每个片子都仔细揣摩,做出正确判断。并和当地同事不断交流、沟通,在技术上给予指导、纠正。

当地同事和我

七月份中旬,我见到了一癫痫患儿的CT片,临床医生怀疑是脑结核瘤,通过仔细地观察病灶及周围结构,我认为这是一例在国内很常见的病例:脑海绵状血管瘤。在与临床医生沟通后,我建议对该患儿进行头颅磁共振扫描。而半月后该患儿复查的MRI进一步证实了我的诊断。

还有一次,一例临床提示脑部占位的患者,我做出血管外皮细胞瘤的诊断,这让科室当地大夫很是奇怪,为什么不是脑膜瘤呢?于是我利用阅图软件进行MRP重建并调整窗宽窗位,将邻近颅骨的改变呈现出来,并进行详细讲解,在传播影像知识的同时赢得了当地同行发自内心的尊重。同时我也带教指导并审核科内唯一一位低年资医师书写头颅CT的诊断报告,慢慢引导她去接受新知识。她告诉我每当自己看着那一幅幅影像片子和数据资料时,每当自己从那些或清晰或昏暗的阴影、斑点中,从表面相互矛盾的现象中,发现本质,揭示原因,做出正确诊断时,常常有一种“透视”出事物根蒂的畅快感觉。如同柳暗花明,仿佛灵光乍现,那一瞬间的感受蕴藏着无法言说的魅力。现在她已能书写一般颅内感染,复杂外伤和脑血管意外的CT报告,正在学习脑瘤的诊断。她的每一个进步都让我欣慰,留下带不走的医疗队不也正是中国医疗队的责任所在吗?

当地同事和我

援外的日子里,除却工作,我利用周末为中资企业进行知识讲座,帮助企业员工提高卫生保健意识、我参加趣味运动会增进与队友的友谊。我学习了很多,也收获了很多。影像是黑白的,而非洲的影像人生是多彩的。这段日子将永远是我今生最难忘的回忆。

医疗队为中资企业开展健康知识讲座

 

赞比亚的蓝天、白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