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援外麻醉医生的点滴记录---中国援赞比亚第
作者:nydermyy   来自:院刊  时间:2018-01-05 15:13   文章点击率:
 

 

我是来自南阳市第二人民医院的麻醉科医生王贵罗。小时候读到伟大的国际主义战士白求恩大夫的故事时,我就梦想着能成为一名医生。长大以后,我终于成了他。将近不惑之年的我,有了践行白求恩精神的机会。2016年10月我积极响应祖国的号召,主动报名参加了中国援赞比亚医疗队,经过为期半年的培训后,我与27名队友一起飞越一万多公里,开始在赞比亚为期一年的医疗援助工作。

根据两国协议,我和其他六名队友被分派到赞比亚最大的医院-赞比亚大学教学医院(UNIVERSITY TEACHING HOSPITAL简称UTH)工作。它拥有开放床位2000余张,本国注册医师280位。

 

UTH医院

  按照医疗队齐祖宏队长制定的“了解、适应、融入”的工作方针,我首先从语言入手,因为语言是开展工作的先决条件,在这里要想与护士、医生、病人进行无障碍沟通,语言无疑是破冰利器。我在工作中留心当地医生常用或习惯用的词汇、表达方法,并记在自己的小本子上提醒自己多使用。在国内进行了很多语言实境训练,可当我真正走进赞比亚这个真实的语言实战场时,我发现那些练习真的太微不足道了。非洲英语的独特发音,经常让我瞬间石化。经过一个月的边工作边学习的适应过程,我可以和同事们用英语有效沟通,工作也渐渐顺畅起来。

 

 

我和同事

  经过快速的了解、熟悉并适应当地情况,我已融入到我的工作环境中了,但接下来又有更多的挑战在等着我。人们经常说“失去时,才懂得宝贵”。来到赞比亚后,我再次对这名话有了深刻的认识。这里缺医少药的现状,让我感觉到国内的医疗条件确实先进的,而我当时浑然不觉。现实的医疗条件让我措手不及,必需的麻醉用药、器械都很匮乏。没有硬膜外穿刺针及硬膜外导管,仅有腰麻穿刺针。心血管活性药物仅仅是肾上腺素和利多卡因,而没有硝甘、多巴胺、麻黄碱、艾司洛尔等药物。这里的麻醉药也屈指可数,临床工作中麻醉方式和药物也就没有过多的选择。当我向赞比亚医生介绍中国的情况后,他们都表示出极大的兴趣,想要到中国学习。此时我深深为祖国感到自豪。

  基础医疗条件不堪、医务工作者不足、贫穷落后、转染病肆虐等原因使赞比亚出现了很多特殊的病例。作为麻醉医生的我也有机会接触到了形形色色在国内几乎遇不到或者就不可能遇到的病例。如巨大、罕见的肿瘤患者,多不胜数的脑积水、脊柱裂患儿,术后大比率感染患者,还有诸如脊髓空洞症,富尔尼坏疽等等,形形色色,千奇百怪,不一而足,让人叹息 ,让人震撼。而这些更激发了我尽自己最大努力为患者解除病痛,为当地的医疗卫生水平的发展贡献一已之力的决心。

  我和另一位队友刘军医生承担起了许多疑难繁重的工作,像神经外科手术、脊柱外科手术、小儿外科手术、以及各种急诊外科手术,很多时候都是要工作满8个小时才能下班。尽管条件有限,病种千奇百怪,我们没有退缩,没有抱怨,并且高度重视病人,凭着高超的技术和无私的奉献精神总是圆满并创造性地完成每一例麻醉,得到了赞比亚医生的信任和赞赏。

  有一次,一位头呈橄榄球状的小儿患者行脑室-腹腔分流术,患者无法面朝上仰卧,因此无法置入喉镜进行气管插管,当地医生束手无策,就像老虎吃刺猬,无从下口。见此情景,我迅速将患者毛毯折叠成二十公分厚的垫子,放于患儿身下,患儿能够头枕手术床仰面朝上,顺利地完成了气管插管。

  还有两次,我凭借着丰富的临床经验,及时查出一患者右侧胸腔积液肺不张,以及患者血糖过高至入室后低氧血症,及时暂停了手术,避免了若手术就可能出现意外的危险情况。

 

 

完成气管插管

  我们不但单独完成自己的麻醉工作,也时常帮助其他赞比亚医生解决一些疑难问题,并传授他们必要的麻醉技能。记得刚开始上班,参观一个印度麻醉专家做麻醉。全麻诱导后,患者血压骤然从120/65mmHg降至50/30mmHg,血氧饱和度一度测不出,给予副肾效果不佳,等待手术的外科医生都屏息静气,看着不知所措、一筹莫展的专家,站在一旁的我也迅速地对病人的情况做出合理判断。根据该患者为腹部肿瘤患者,巨大肿瘤并至梗阻性黄疸、大量腹水,腹部膨隆明显,很可能是因麻醉诱导腹部张力骤降后肿瘤、腹水压迫下腔静脉,回心血量不足致低血压。于是,我将患者右髋部垫一枕头,使患者左侧卧45度,奇迹出现了,患者的血压立马恢复,全场立马响起不绝的掌声,所有医生都竖起大拇指,为我喝彩。

为方便气管插管,我从国内带来了可视喉镜,来解决困难气管插管的问题。我还适时地把相关技能传授给当地医生。赞比亚医生不停地说着“Nice.Thank you, Doctor”。

 

 

指导可视喉镜使用方法

  光阴如梭,半年的时间眨眼间就过去了。凭着不畏艰难,吃苦耐劳,和过硬的技术水平、丰富的临床经验,为无数赞比亚人民提供了力所能及的医疗帮助,得到了赞比亚患者和医生的赞誉。今后我将和二十七名医疗队员将继续再接再厉,高举中国援外医疗的旗帜,继续发扬“不畏艰苦,甘于奉献,救死扶伤,大爱无疆”精神,为赞比亚的健康事业做出更大的贡献。